一个文品超差的坑手

励志做一个接地气的写手
最帅的阿简!

【柱斑】生存之道 第四章

白鸽柱间x喰种斑
斑某种原因暂时人类体质
关爱扉间人人有责
食用愉快

第四章

    千手扉间最近感觉心很累,CCG议会紧迫的要求让实验室的工作强度被迫提升,整个研究机构都在为提升武器的战斗能力与生产效率而焦头烂额,作为负责人他更是首当其冲的跟着研究组忙活了一整个下午,期间还要忙里偷闲的完成两份调查表,以至于当他千辛万苦的完成了工作时,窗外的天早已完全擦黑。

      也许他该向仲裁局申请一份劳动力保护协议。

      他这么想着,身心俱疲的回到自己僻静——本该僻静的住所,但迎接他的却是被鸠占鹊巢的事实,无论是躺在自己干净沙发上的一堆血腥气十足的衣服,还是客厅里两个不速之客,都给他造成了相当大的视觉冲击。

     而显然的,两个罪魁祸首对此没有丝毫的自觉。

     “所以说,你们遭遇了喰种的袭击?”

        坐在椅子上,千手扉间抱臂看着总算是穿戴整齐的两人,声音中的不满显而易见。

    “这种事情应该立刻申请支援,怎么可以胡来。”

    “嘛…这个啊…我是没关系的,你知道…”

      “这次不会让你蒙混过去的,大哥,CCG的守则你明明相当熟悉。”

      “扉间啊…”

        面对对面凌厉的质问,千手柱间那一套温和的说辞完全起不到作用,他只能在那枪林弹雨之间悄悄的低下头,对着斑的方向做出一个无奈的表情。

      斑半靠在沙发上,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身上裹着一件棕色长外套,宽长的袖子底被他挽到了手肘,对这件造型色调都与他的审美大相背驰的衣服,斑本是拒绝的的,可是柱间留在这里清一色的应急服装实在没有给他的品味留下选择的余地。

    “那么,这位是?”

     就在斑无聊到开始去数靠近长桌的那面墙壁被化学试剂喷溅的各种痕迹时,扉间终于结束了他的责问,转而将视线转向斑。

      没有回答。

      斑望着墙壁,似乎全身心的投入进了对那些焦黑的小圆点的计算里,搭在沙发扶手上的手指不时轻敲几下。扉间沉默的等待了一会,见斑还是一派的风淡云轻,只得再次开口。

     “虽然是很无礼的要求,但是我需要你对这次事件的口询,这对我们的工作很重要,CCG的密保工作很好,不会对外泄露的。”

     “毕竟这些工作都是为了保护人类,请你理解。”

       听到这句,斑终于有了点反应,他悠悠的收回视线,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对上扉间严肃的目光,男人忽然笑了一声。

    “保护人类?听起来真是特别的伟大和光荣。”

      “不过我没兴趣,抱歉。”说完这句话,斑站起身,拢了拢外套,就径自绕过两人向门口走去。

   “等一下!”

   扉间还没来得及阻拦,一个声音已经抢先他响起,让他愣了愣神,他的身边,一直没作声的柱间柱间忽然起身,紧赶了几步,追到已经拧开门把的人身边,在他踏离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斑看着身侧的人,停住了开门的动作,被黑色长发掩住大半的脸上喜怒难辨,带着卧蚕的眼微微眯起,男人轻声说道。

       “怎么了?”

    “你忘带这个了。”

       被抓住的手被拉起,掌心忽然塞进了一个凉凉的物什,斑低头看了一眼,是那把银色的昆克刀。

      被清理的干干净净的,悄然无声的躺在他的手上。

       “谢了。”

        将刀收进外套的口袋里,他侧身出门,柱间并没继续阻拦他,放开了抓住他的手,对他笑了笑,他的身后是暖色的灯光。

     关了门,斑转身沿着露天的楼梯走下去,已经是入夜时分,这里又地处偏僻,一片寂静之中,他的脚步声在建筑里淡淡回响着,显得突兀而空寂。

     走出了楼,他抬起头望了望天,把手插进了口袋里向前走去,步伐颠簸之间,藏在口袋里的指尖,悄悄的抚过了衣袋里的物件,一瞬过后,他迅速收回了手,将身影投没进了黎明前最后的暗夜中。

  

  “你是不是该解释一下。”

   扉间坐在桌前,手中拿着一支试管,用滴管向里面慢慢注入银灰色的试剂,不时的晃一晃手腕,热水壶在桌子的另一头呜呜作响,颤动着不停的喷出阵阵蒸汽。

  闻言, 柱间收回了望着窗外的视线,走回来拉了把椅子在对面坐下,拿过他之前写好的两份报告展开在桌子上翻看。

     又是沉默。

    扉间皱了皱眉,今天他对沉默这种氛围的厌恶感真是飙到了极点,他轻咳了一声,提高了声音。

       “大哥!”

      “恩?什么?”柱间抬起头,他的手正捻着一页纸。

       “那个人,关于他的身份来历,实力底细。”扉间放下手里的滴管,把底部有些发热的试管放上一边的架子,转而拿过另一瓶贴着蓝条的药剂。

       “还有,你放他走的理由。”

         “扉间啊,不要那么心急。”柱间翻过那页报告,看着满篇密密麻麻的字迹,笑道。

         “有时候看起来越是可疑的,越没有怀疑的必要。”

         “和喰种遭遇,能够全身而退。对CCG有着明显的偏见,抗拒调查,并且屡次找上你。”扉间冷声陈述着“上次你突然要求安排的血液检测也和他有关吧。”

         “扉间。”柱间站起身,在桌上的一众试管量杯里挑了挑,终于翻出一只玻璃杯。

“你在报告里写着,喰种都是天性残忍的,以嗜杀为荣,发现后要尽快扼杀。”

“那是提议给市民的警示语,这样可以提高人们的警觉意识。”扉间看着之前的那瓶试剂,银灰色的混浊液体已经开始渐渐的冒出气泡。“人类和他们的存在本身就是彼此矛盾,针锋相对是必然的。”

“可你也知道,这样做其实并不完全正确。”柱间把杯子放在手心里摩挲着,润凉的玻璃棱角分明的贴在他的掌心中。

“做结论也要考虑辩证和实践,不然只能算是伪命题,而实践最重要的是耐心等待”热水器终于发出了滴滴的提示音,柱间把它关掉,倒了一杯水。

“你的顾虑我都考虑过,我会把握分寸的,不用担心。”

“大哥,我无法像你一样乐观,只能祝愿你能得偿所愿。”将手中的容器握了又握,扉间最终还是把它放了回去,叹息了一声,他的声音里终于带了妥协的味道。“只是别忘了,自己做实验的初衷。”

“放心吧。”柱间望了望客厅里的钟,把手上的玻璃杯放在扉间面前,拎起外套转身走向大门口。

“对了,扉间,明天我要请假。”

“恩?”

“所以报告会的陈述就拜托你了。”柱间笑着对他挥了挥手,关上了门。

扉间看了看手边冒着蒸汽的杯子,雾气蒸腾间他看到了落地窗外隐隐透着亮色的天。

他还是去申请加入反剥削组织吧。


斑回到了咖啡馆,一楼的店面沉浸在静谧的夜里,他穿过吧台与摆满凌乱桌椅的正厅,直接走上了二楼,打开了最里面的一间屋门,依然是,黑漆漆的一片,他挑挑眉,打开了灯。

屋里的一群人齐齐向他投来视线,他们全部带着面具,身穿宽大的袍子,黑色的底布上面点缀着大朵的红云。

坐在茶几上的男人几乎是在他开灯的瞬间就跳了起来,稳了稳身形,他将脸上的漩涡面具挪开一点。

“任务进行很顺利。”他沙哑着声音开口,声音竟和斑有七八分的相似。

“就凭那些杂碎,也敢在20区折腾。”冷哼了一声,他走到一边的沙发上坐下。

“这大概会是最后一次了吧,斑。”

带着一只鲨口面具的男人开口说道,他的声音有一种大刀阔斧的粗犷感。

“这种弱小的状态。”

“是的,最后一次了。”斑回答道,穿过他们身边,打开书柜旁的一扇内门。

“好好期待吧。”他淡淡说道。“很快我们就会迎来一场尽兴的战斗了。”

斑关上了门,戴着漩涡面具的人像是舒了一口气的样子,对着其他人摆了摆手,拉开了窗户。

待其他人走尽后,他习惯性的一下子坐到了茶几上,摸着下巴碎碎的念道。

“我还以为那老头今晚上不回来了,没让他看到我坐他宝贝桌子的样子吧…”

他翘起腿仔细回想着斑的表情,忽然,面具底下的眉头一皱,发现此事并不简单。

那老混蛋刚刚回来的时候,穿的是谁的衣服?

tbc

最帅的阿简在群里等小天使哦

初夏de约定:

琼mie卡:

#占tag抱歉#群宣一下,这是个6件套开车的群,也欢迎大家来观车闲聊,可以邪教,有洁癖的朋友慎入,群里玩得比较开,不撕不吵什么都能玩,欢迎来天使们来放飞自我
还有!!!!群主真的特别想要能压的卡卡西(跪求)

so尴尬

课外班老师非常坚持的想看我写的东西。

是个男老师
我怎么和他解释
好绝望啊

秀下限的时候到了!其实我尺度很大的嘿嘿嘿

恩没错,没有标记的就是全部能接受而且很喜欢

【柱斑】你的名字(上)

现代斑穿越到原著终结谷之后的柱间身上

你们猜是he还是be

猜中了没奖

大概三发完结

稍微改了改穿越的片段

食用愉快



   传说,在比天空更远的地方,那些穿过夜色,萦绕成银河弥漫间的星星点点,都是梦,关于一个人的梦。



  1

斑是被刺目的亮晃醒的,热腾腾的阳光照在他的脸上,让他不得不勉强的睁开眼,将身子撑起一点,渐渐聚焦了的视线让他看到了大敞的纸格窗外斜斜的探着一根枯秃的枝丫,粗壮的枝干象征着曾经的茂密,而现今它大抵已经朽逑的连一只蛀虫也不愿光顾,他并不留恋这种不怎么风雅的景致,只感觉身体困乏的厉害,一歪身又倒在被褥间,身下闷闷的一响。

   有点硌人的感觉。

   斑皱着眉闭眼去摸,辨认着柔软的被褥之外有些粗糙的触感,他摸索了一会,收回手,原来是榻榻米。

    然后他才猛的一惊,真正的醒来了。

  2

   斑一天的日程本来是非常简单的,早上在闹钟的催促下爬起床,套上制服再去给弟弟和自己做一顿简便的早餐,最后蹬上家里那辆老旧的脚踏车带着弟弟赶去学校,那辆脚踏车老的让斑嫌弃,螺丝松垮的车筐总是在骑行路上一歪一斜的来回晃荡,吱呦吱呦的怪叫一路。但现在,斑只觉得异常的怀念它。

   他努力的坐起身子,去够一旁矮桌上的铜镜,上面蒙了一层淡淡的尘色,斑用手拂去它们,那些粉尘飞舞在热烫的光线下,都翩翩的打着旋消失无迹。斑摆正铜镜,看到了一张脸,一张并不属于他的脸。

    镜中的人,有着俊挺的五官,顺直的黑发,眉宇间带着十分温和的味道,但真是过于虚弱了,以至于两侧的颊都微微的陷了,显得颧骨愈发高挺,不过除去这些病气,这张脸完全是那些传奇话本里面那些正义主角的标准配置。

    斑试探着摸了摸脑后那些柔顺的长发,它们很顺从的依偎在他的掌心里,他又拨弄了下额前垂下的发丝,它们都生的过长,有些遮挡视线了,但它们仿佛定了型,拨开又垂下,执拗的挡在他眼前,直到最后,斑恹恹的放弃了这种徒劳的举动。

    还算英俊。

    斑举着铜镜照了半晌,满意的敲下了定论,但复而又皱了眉思索一下。

   不过…就是有点土。

   他心说。

3

    斑走出门去,间隔的纸门外是一条长长的外廊,不时沿着木制廊脊吹来微凉的风,大概是已经深秋季节,这风让他身上有些发冷,斑扯了下身上宽大的和装,把衣襟敛的更紧些。

    他赤着脚慢慢踱过木廊,绕过转角,却听到旁边的屋内传来一阵脚步声,接着身边的纸拉门一响。

    “那么,今天就先谈到这里……”

      斑本能的想躲开,但他现在的身体实在孱弱的可怜,短短几秒之间,他所能做的全部不过是僵硬了一下步子,递上自己惊诧的视线而已。

     来人看到他,表情很明显的愣了一下,他的身上穿着一件很宽大的白色袍子,配着他头顶上炸着的白色短发,倒是相得益彰。

   “大哥?”

     对方显然也有些意外,他低声的叫了一句,转而神色又恢复过来,他先是送走了屋内的宾客,斑看到他们同样穿着各式各样奇怪的衣服,有的像武士,有的像苦行者。

      待人都走尽了,那人才仿佛舒了一口气,转而看向斑。

     “居然就这么走出来了,医忍不是说过要静养么?”

      “简直是对自己的身体情况没有一点自觉啊,这完全是不负责任的行为。”

      和之前的严肃恭敬截然相反的,白发男人一只手叉着腰,毫不客气的对着他指责起来,高高挑起的眉以及周身的盛气让斑想起了曾经在学校里的某个以碎碎念出名的指导主任。

    这人品味大概比自己这个身体的主人要更怪一些,斑一边忍着他的数落,一面用视线去评价眼前的人。

     奇怪的白发红眸,脸上还有怪异的纹身,都是以斑的审美完全无法接受的,他愈发感到自己坚决反对泉奈学着电视里的造型去纹身的决策是多么正确了,大约是体谅他的身体,对方并没说多久,斑也没机会去更多的在心里给他评头论足。

    “今天怎么想到出门了。”落下最后一句话,他的语气也缓和了下来。

      “恩…忽然想要出去看看。”斑含糊了语气,和他的话半合不合的搪塞着回答道。

        说完,他微微错开了视线,转头去看回廊外的庭院,那里满是带着秋天痕迹的枯叶,在阳光的照耀下变成一片金黄的亮色。

        “今天也算是个好天气。”他望着园中那些高大的树,不自觉的发出一声淡淡的感慨,它们的枝干高高的蜿蜒在阳光中,斑的视线被廊顶阻隔,望不到那些枝丫的尽头。

          对面的人沉默了一阵,似乎在心里考量了一番,半晌后,才缓缓说道。

        “…好吧,不要去太久。”

4

  斑走出了宅院,他发现这里大概是一个村落一样的地方,窄窄的街道两边是错落有致的店铺,人们穿着古时候老式的和服,见到他时都颇恭敬有礼的微微弯腰,望向他的眼神中,景望与敬仰并存。

   像是个风土不错的地方。

   斑凭借着这具身体能维持移动的速度在街道上散步,也许是临近正午,街上不时有小孩子结着对跑过,木屐踩过的枯叶,都被他们脚下欢快的风荡起,他们抱着糖果或丸子串来回的在门户之间串着,空气里开始渐渐弥漫起食物温暖的香气。他渐渐停下了步伐,他感到有些饿了。

   斑发现,自己虽然能和人交流,但却并不认识这个世界的字迹,所以当他望见木板上长长一串奇怪的字符时,有一瞬措手不及的愣怔。

   “大人,您还是和从前要一样的?”最后还是等了有一阵子的店主开了口,斑迟疑一下,最后点了点头。

     约莫半刻钟后,斑为自己的举动后悔不已,他面无表情的和面前满满一碗热腾腾的蘑菇饭对峙着,尽管胃部已经传来阵阵的空虚感,但他还是很难说服自己去尝试碗里的东西。

    “尝一尝吧,味道很不错的。”忽然间,斑听到了这样一个声音。那不是从身边任何一个方向传来的,但它又是那样的清晰异常,像是风吹过深林时,四面八方都会响起树叶的碰撞声,那不是风的声音,却又与它若合一契。

   现在,它在斑的脑海里。

   “你是谁?”他在心中发问道。

   “还真是令人沮丧啊,在占用我的身体的时候居然问出这样的话。”

      那原本沉稳的声线居然透出了一股浓郁的消沉味儿,斑感觉自己眼前几乎要出现具现化的黑气了。

   “够了…好了,就算是我错了可以么?”无奈之下,斑只得尽力安抚的说道。

     “哈哈,没想到这个方法对你还是…恩…我是说,别在意了,我没事。”脑中的声音忽然变得开朗了起来,斑不用想也知道被耍了,他忍着发作的感觉,挑了一点米粒入口。

   好咸。

  他捂住嘴巴,眉梢抽了抽,勉强咽下了口中的饭,拎起桌角的茶壶给自己斟了些水,舌尖浓浓的蘑菇味道弄得他有点难受。

  “啊,你还好吧。”那声音似乎感知的到他的举动,关心道。

   “没事。”喝了水,斑感到缓和了一些,他放下筷子,把那碗饭推远到桌子的另一头。

     “这里就没什么正常的东西么?”

       “恩…要不试试那个吧。”

5

斑又回到了街上,他的手上托着一份豆皮寿司,边走边往嘴里放,酸甜的豆皮和软糯的米让胃部感到十分的满足,等到打扫完稻叶上的寿司,他竟然觉得有些撑了。

    “这个倒是还不错。”他用手指揩了几下嘴角,以防残留下饭粒。

    “从前没有尝过么?”那个声音问道。

    “总以为这些都是小孩子吃的玩意,所以没试过。”

       斑抬头看了看,日光已经渐渐西移了,下午时分的天空,云彩渐渐多了起来,在天空随着风的吹拂潜移默化的变幻着。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我会附着在你的身体里?”斑收回视线,继续向着那座巨大的陡崖前行,同时在心里暗暗问道。

     “这个我也不清楚呢。总之我现在无法控制我的身体,只好暂时拜托你啦”声音带着笑意回答了他,然后它停顿了一会,又笑道。“比起这个,显然有一件事情更重要吧。”

        “什么?”斑下意识的接着问道。

       “名字啊。”那声音认真的说道,“人们初次见面都是要交换名字的,不是么?”

            这算是什么重点。斑有些莫名的想道,然而这一句显然也被那声音完全的听了去,很快的,它便又开始显露出消沉的倾向。

       “啊……这难道不算很重要的事情么?居然这样说啊,太过分了……”

         它一面消沉,一面却又聒噪个不停,斑也无法通过捂住耳朵这种方式回避它的怨念,只好又安抚了一番,它才渐渐停止了念叨。

      “我的名字是柱间。”恢复了正常,那声音听起来倒是颇为正经,声线带着一种沉郁顿挫。

        “斑。”沉吟了一下,斑在心中回复了他。“我的名字,叫做斑。”

        “恩,那么请多指教了。”柱间一字一句的说道,声音中似拖曳着一种深蕴,像是初次相识的珍重,又如回首往昔般的虔诚。

     “斑。”

6

  “恩…柱间啊。”

  “怎么了?”

  “我刚刚好像忘记付钱了。”

   “哈哈,那个啊,没事的,扉间会处理好的。”

tbc

其实,我不更新是有原因的。。。
伪更新
顺便
打广告
欢迎加入木叶赛车场附属病院,群号码:
637820280
车速不限,节操没有
想勾搭或开车的话,找最帅的阿简

恩。。。我今天是来咖啡店更新的没错
可是这只猫拖着我不许我写文
我也很绝望吖

【柱斑】雨日

童年回忆向,平平淡淡的日常
一发完结

  
        1
   
       笼罩着乌云的天灰蒙蒙的,不时淅淅沥沥的落下几滴水点,坠落进潺潺流动着的溪河里,荡起一圈圈淡淡的水纹。
   
       黑炸短发的男孩抄着手,盘腿坐在河边的一棵树根处,用目光去点数河面上那些小小的圆圈,埋进袖子深处的手无意识的拽着衣服内侧一小块有些磨粗的料子,将那点细细的毛渣捻在指尖慢慢的揉搓。
   
      一个,两个,三个…
   
        敏锐的视线足以察觉到眼前的河面上任何一处波纹,他开始对这样无趣的游戏失去了兴致,将目光从水面移开,望向对岸茂林幽暗的深处,眯起邃黑的眼瞳盯了半晌,他的嘴角忽然挑了挑,站起身来,在袖筒里摸出个东西,向着对岸丛林翠绿深深的地方掷了过去。
   
       “啪”
   
       树荫暗影中传来闷闷的一声轻响,显然的区别于石子落地的清脆。随后,一个身影慢悠悠的踱了出来,轮廓显现出属于少年矫健的身形,绕是间隔着一条宽宽的南贺川,男孩也能清晰的分辨出那人脸上熟识的笑容,手上举着那块被他扔出去的石头。
   
      “抱歉,我来晚啦,斑。”
   
       
   
    2
   
      虽然下着雨,两人依然照例的开始在河滩上比试起来,好胜的天性使两个男孩每次落下的拳脚都相当不留情面。不过在体术方面,柱间和斑一直都是难分胜负,很快的,两人就陷入了僵局,斑的一只手死死扣住柱间的肩膀,阻止对方再向前逼近,柱间则紧紧压制着斑企图揍上他的脸的另一只手。他们的身体都紧绷着,用足了全身力气,仿佛两只相抵的利剑,剑锋处几乎迸出斗争的火花。
   
       最后还是斑解开了这似乎要凝固到时间尽头的姿势——他松开防御着柱间的那只手,在被柱间撞开之前在他的胸口狠狠捶了一下,两个人各退开几步,倒在地上不住的大口喘息起来。
   
       休息片刻后,柱间和斑又慢慢坐起身,把手在身后一撑,好让他们可以望见对方脸上和自己等同的狼狈之色。
   
      “嘶…斑你下手真狠啊。”柱间动作夸张的揉着胸口,仿佛那里刚刚被戳了一个洞出来,脸上的表情消沉的十分到位。
   
        “你这家伙不要做出那种表情,忍者怎么能怕痛。”斑的肩膀同样被撞的生疼,但他并不觉得这需要什么抚慰,同时他也深知他的同伴并没有面上表现出来的那么可笑脆弱,于是便一笑了之,随即抹了把脸,上面雨水和薄汗湿漉漉的混合成一片,他一撑地跳了起来,对着柱间挥了挥手。
   
       “我离开一下。”
   
        河川另一头的悬崖上,斑首先慎重的四下望了望,仔仔细细的审视了一遍身后的林子,才解松了腰带,转过身去面对着崖下的河流。
   
       直到确认斑短时间内不会转过身来,柱间才悄悄的从树冠上撤下身,轻手轻脚的靠近斑的背后,对刺激斑的这一方面,他甚至比练习忍术更加热衷。
   
       他屏住气息,摸到离炸毛男孩不过半米的地方,对方却还没有反应,他隐约察觉到了不对劲,又上前几步,伸手去推对方的肩膀,手下忽然一空,紧接着身体被大力的推出悬崖。
   
       斑叉着腰站在崖边,看着柱间和那截用作替身的树枝一起落入水中,忍不住露出得意的笑容。经过多次的吃亏,他这也算是扳回一局了。
   
        下一刻,河中的柱间在他的视线中变成了一截树枝,接着,肩膀被猛地一推,斑的身子控制不住的歪出崖边,然而他已经牢牢扯住了按在肩上的手,于是两个身影只好一同落入水中,在河中央溅起一阵激荡的水花。
   
        沉入水下的两个人依然互不相让,在水中他们伸出的拳头吃不上劲,他们便按住彼此的肩膀,不让对方逃脱,事实上也没人想要脱离这场比试,斑在水中睁开眼,冰凉的河水让他的眼角感到一阵不适的刺痛,他的眼接触到柱间同样看过来的目光,柱间的眼睛是同他一样的黑,即使在河底深处也十分清晰,他伸出手去按柱间胸口的痛处,但显然的,柱间在这种时候已经不肯再捂着胸口装模作样的示弱,反而用脚夹住了斑试图去顶他腹部的腿。
   
       两人就这么在水底死死纠缠着,双手和双脚扭在一起,目光相对,倔强的眼神如出一辙,斑虽然不喜欢水冰凉的感觉,但在闭气上他对自己十分的有信心,他看出柱间的脸上有些发红了,大概用不了一会就会坚持不住的样子。
   
       斑这么想着,不禁挑唇一乐,细碎的气泡从他的嘴角溢出,他忙闭紧了嘴,只是看着对面的人的目光中笑意愈发旺盛。
   
        再过一会…再过一会…
   
       他在心中默念着,闭上了眼去让自己开始有些急促的心跳放缓,他要让这场胜利十拿九稳的到手。
   
       黑暗中,悄悄的,他的嘴忽然碰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不同于冰凉的河水,唇上的温度是暖的,接着,又有一条像是豆糕一样糯滑的东西钻进他的唇齿间,撬开他的牙关,斑骤然睁开眼,看见的是那张平日里总带着傻傻笑容的脸放大在眼前的样子,此时那漆黑的眼中隐含着一抹狡黠。
   
       口中的空气被一点点夺走,他想挣开对方的钳制,无奈两人之前纠缠的太过紧密,一时竟难以分开,柱间的舌头灵活的要命,让他无法将对方驱赶出去,甚至他的后颈也被紧紧扣住了,斑感觉胸腔里方才稳定下来的心跳随着空气的抽离又快又猛的跳着,仿佛有一把火,从嘴那里一路窜进胸口,他感觉自己快窒息了。
   
        终于,他费力的抽出了一只手,也不管水流会卸去他多少力量,一拳砸在了柱间脸上,随着对方吃痛的一缩,斑及时的收缩身体,又在柱间的腹部蹬了一脚,借力游了上去。
   
      
   
    3
   
      天上还是不住的掉着雨点,滴滴答答的把路上那些凹凸不平都蓄成一个个小水洼,柱间踩着屐鞋在这些水坑之间缓缓而行,不时试探的望一眼前面炸毛少年的背影,两人之前拉开着一段默认似的的距离,说远不远,说近不近。
   
       从河底游上来之后,意料之中的,饱挨了斑一顿拳脚,而揍完之后,斑却仍然一派沉默,扭头就走,无论他怎么消沉也不理睬,看见这种阵仗,柱间一时间也没了办法,只能默默的跟在他身后,还得注意保持距离,免得触到逆鳞再更添一条罪名。
   
       他不知道斑要去哪里,不过既然对方默许了自己跟着,也应该不会是回族地这种需要回避的事情,想到这里,他也就放心大胆的随着斑的步伐向前走。
   
       斑是不会害他的。
   
      柱间一直坚定的信着这个念头。
   
      不知走了多久,踩过的水坑将鞋袜打湿了个透,前面的人忽然转了个弯,柱间也向前急进几步追了上去。
   
        大约是到了茂林的边界,前方的道路上没了森林的痕迹,不远处,一个湖泊在道路的尽头静谧着,岸边伫立着一座小木屋。
   
        “真美…”
   
       柱间站在拐弯处,喃喃自语般的感叹了一句,走在前方的人脚步一顿,转过身来,微微挑着眉对他不耐烦的说道。
   
        “不要发呆了,快跟上。”
   
        
   
       直到进去柱间才发现,这座落在森林边缘的木屋原来是一家食屋,平时给路过的旅者浪人提供一处歇脚地,和一些简单的餐点。斑像是这里的常客,点了一份丸子,又要了几个饭团和一壶茶,就径自向店的后门走过去,柱间从店家那里拿了两个杯子,随后也跟了上去。
   
       屋子是直接搭了木板建在河面上的,站在后门外的木板上可以望尽整个湖面,他们脱了湿乎乎的鞋袜,去踩桥下面清凉的湖水,靠近岸的地方水还很浅,能看得见地下那些圆圆的鹅卵石,夹缝间长出的绿色杂草随着水的波动一摇一摆。
   
       斑咬着一串丸子,柱间也随手拿了饭团来吃,两人一齐就着这朦胧的雨幕望着远方,不同于站在悬崖上旷目整篇森林,有一种亟欲极尽世界的广阔感,这样的远望是沉静的,无关于任何远大理想或是家族耀败,只是此时,身体和魂魄都想稍稍于这份宁静中享受到一点舒适的倦怠。
   
      雨越来越大,成片的雨幕已经让他们无论多么努力也看不到更远的地方了,柱间和斑便不约而同的收回视线,看着对方和自己表情相同的脸,不禁就笑出声来。
   
        “之前出任务的时候来过这里几次,我弟弟很喜欢这里。”堪堪敛住了笑,斑拿起茶壶给自己和柱间都倒了些,端起茶盏吹去上面的冉冉热气。
   
       “真的是很棒的地方啊!”柱间又拿起一个饭团,用力咬了一口,几乎让鼻尖上碰上粘米,含含糊糊的又补了一句。“不过,还是南贺川最好。”
   
           “切。”斑看着柱间餮足的表情,对他的话不置可否,转而用手在空中虚虚比量了一下,笑道。
   
        “柱间,你说,这么宽的湖面,谁能扔过去呢。”
   
         斑看着近处的湖面,雨点早已在上面打乱出一片一片凌乱的波纹,落成了他数不清的千点万点。
   
        “等我们都长大了,总会扔过去的。”他的朋友显然总是乐观的,声音里带着十足的朝气,绽着笑容的嘴角也实实在在的黏上了饭粒,斑看了他一会,转开头去喝茶,口中的液体带着一股混杂着清香和微涩的滋味,和丸子的甜味大相径庭,暖暖的感觉却又不让人讨厌。
   
        “不过绝对不能忘了南贺川啊。”柱间再次大声强调道。
   
           “好,好…”斑无奈的点了点头。
   
    “不如我们在这里找找水漂石,长大以后,再来这里试。”
   
    柱间是个行动派,刚刚说完,就迅速的脱掉上身的短褂,捋好宽大的裤脚,跳了下去,脚踩在光滑的鹅卵石上,凉凉的湖水直没到他的腿弯处,他开始弯着身子在河床上摸索起来,也不顾从屋檐上跌下来的雨水落在他的身上。
   
    “你真的是…”
   
    斑嘴上满是不耐,却也跟脱了上衣着捋了裤摆跳下去,低头专注的摸起石头来。然而他却没发现,柱间那边,却开始越发的不专注了。
   
    斑跳下来的之后,柱间便慢慢的趟了到他身边,手在河水里摸索,抓了石头捏一捏又扔开,这动作被他做的心不在焉,在他目光注视着的地方,男孩炸起的头发下,那一截白皙的脖颈的手感仿佛还模模糊糊的残存在指间,那是比水流过更柔滑的感觉,他忽然想起斑的嘴唇的味道,渡气的时候那种软软的触感,带着一点河水的冽涩味。
   
    现在斑的嘴会是什么味道呢,他不禁深思起来,他刚刚吃过了甜品,那么应该是甜糯的味道,不过又喝过了茶,所以还是会有茶的涩香味么?
   
    他一心二用的想着,手上的动作也慢的不像话,直到斑猛地站起身,柱间一惊,也捏了手上的一块石头直起身子。
   
    “这块石头扁平又流畅,应该能打很远了。”斑满意的欣赏了一遍手心里的石头,又去看柱间的。
   
    “你这个也还不错。”斑皱着眉看了看,把那块石头抓在手里掂了掂,摸着下巴说道。
   
    “不过也许要再磨一磨才好用。”他抓起木桥上的衣服,顺手就将那块石头塞了进去。
   
    “没办法,我帮你好了。”他又将自己手里的那一块塞给柱间,爬上岸开始穿衣服。
   
    “啊,斑…”柱间意识到他此时应该说些什么。
   
    “嘘。”竖起一根手指,斑比了个禁声的动作。“有人来了。”
   
   
   
   
    4
   
    一位旅人走进了木屋,他褪去蓑帽,向店主要了些茶水,四处打量了一下,发现后门微微敞开着一条缝,隐隐亮着淡光,便端着茶走了过去。
   
    当他打开木门时,雨的气息和湖上的凉风争相迎面扑来,不远处的木桥边沿,放着一只小碟子,上面未被吃完的丸子和饭团依偎着,两只茶盏边留下了一些零钱,那杯口,在凉风中,仍淡淡的冒着缕缕热气。
   
    没去麻烦店主,他就邻着这些东西盘膝坐下,双手捧着茶盏,望着前面的雨幕,不时抿一口温热的清茶。
   
    这真是个好地方。
   
    他这么想道。
   
    也是难得的雨日啊。
   
    水面上,一片叶子悠悠的荡到了屋檐下,在明镜似的水面上,晕出一圈圈波纹,淡淡的,荡漾开去。

end

悲伤_(:з」∠)_

所以你们对我的印象就是蟑螂是么_(:з」∠)_我那么多伟大的(坑)呢